【伊獨情人節應景文】

◇字數到達5271我超強!
◆基本上因為分太多時斷打了所以贅字/詞的問題可能大嚴重(艸
◇雪紀第一次使用這種風格寫文,所以用字遣詞怪怪的麻煩大決掉///
◆這篇不用說了一定是R18文,雖然我個人是看不出R在哪邊(描寫得不夠多(抹)
◇嘿、花夫婦好棒,獨伊伊獨我都萌啊哈嘶哈嘶///
◆這篇是伊獨喔,有雷到的麻煩按小叉叉關掉QuQ!
◇噢對了因為我是用手機打加上我稿子只檢查一半的關係所以後半部的問題可能比較多喔OAO/
◆對不起我太囉嗦了所以就先這樣,正文開始↓


※※

路德維希感覺到他被丟到一個陌生的空間裡。 

四周寒氣隨著溼氣滲進他出門前胡亂抓起來套上的夾克,說真的,要不是接近店家打烊的時間他也不會這樣著急。

他有些後悔,至少在被丟進來的一瞬間…也罷,瞬間與硬地板親密接觸任誰都會覺得不舒服——更何況是在這樣寒冷的天氣,地板真是冰的可以。 

「我的天。」他發覺自己的胃又開始痛了。

事情是這樣的,讓我們將時間往前推個三十分鐘,是的,當然是在他被矇住眼睛之前…

「情人節?」他將喝得爛醉被送回家的兄長的手臂拉過自己的脖子並用背及腰的力量將人半架起來。

「啊啊…本大爺…就算、就算沒收到卡或巧克力…嗝、也沒關係啦…」兄長——基爾伯特–—含糊不清的說,在酒精的催眠下他也拋棄了平常自我中心的性格,將自己的重量完全依給自己的弟弟,嘴裡還呢喃著「其實一個人一點都不快樂,威斯特你知道嗎…?」

「是是是,哥哥你再說話會想吐喔…好了把腳抬起來,全壓著我很重…」說的也是,情人節快到了,也該買些巧克力送那些平常就有在照顧自己與兄長的親朋好友們。

「啊、威斯特你真的不懂。」基爾彷彿聽見路德心聲似的抬起了頭:「所謂巧克力,是送給自己喜歡的人啦…嗚嘔……」不過才糾正死腦筋弟弟的想法幾句腹部就一陣翻騰,噁心的感覺衝了上來,才剛施力的腳馬上又軟了下去。

「喜歡的人?」路德頓了一下,這時他突然憶起前幾天菲利才問他吃不吃甜……想到這,抬起頭看了下時鐘,距離附近有賣巧克力的店家關門還剩下個半小時 ——半小時?! 連忙舉起有標示日期功能的手錶,「天啊……」明天就情人節了,我到底埋首於工作中多久了?怎麼連明天是什麼日子都沒注意到。

總不能就這樣放給他過去…想起那天菲利的神情,必然是在乎這節日的吧?現在趕去買還來得及…「哥哥,我…」 「去吧,威斯特。」基爾抽回了掛在對方肩上的手,搖搖晃晃的站著。左手插進口袋、接著用力的抬起頭來,劉海隨著動作飄起。 「可是你醉成這樣…」

「別管我了,去吧!」給自家弟弟一個笑容,跟一個大姆指:「有什麼比這件事更重要的呢?」

「哥哥…」路德維希眼框溢著淚水,用感謝代點景仰的眼神看著對方帥氣的模樣。

噢天哪威斯特的眼神…老爹你看到了嗎?我也成為令人仰慕的人了嗚喔喔喔!在驚喜之餘,基爾還不忘說出自己最喜歡、準備許久的名言:「去吧,我最引以為傲的弟弟!去追隨你的夢想吧!」食指橫刷過前方,最後指向門口。

「哥哥!」路德順著兄長大人手指的方向望去,眼角帶著感動的淚水,眼中充滿著激激昂的鬥志,他大喊:「那麼路德維希∙拜修米特就出發了!」接著朝前方跑去,口中喊著:「我最景仰的人就是基爾伯特大哥!」 待弟弟消失在地平線的那一端後,基爾伯特閉上雙眼長歎一口氣,席地而坐。

「本大爺我、教出了個不得了的弟弟啊…」抬起頭望著逐漸明亮的天空,路德向夕陽奔去的背影現在想起來還真令人不得不接受他已經長大了這件事。 「老爹,你還看著我嗎…咳!」勾起微笑,接著咳出了一口血,「本大爺也…到盡頭了嗎?」廣闊無際的荒原中,他獨自坐在石頭上,身上的軍服殘破不堪。

「真希望…還能夠…再帥一次哪…」晨曦乍現,從遠方吹來的東風輕輕的推著無力的他,身子承受不住的往旁傾倒,黑鷲的命運齒輪在此終結。 逐漸失焦的紅瞳望著天上繞圈子的兀鷹,「本大爺的最後演唱會…觀眾只有你們嗎…」雖然不能辜負粉絲,但本大爺已經沒力氣了… 雙眼緩緩闔上… 本大爺就算是死…也好帥…那些敵人肯定也是被本大爺帥死的吧!
基爾伯特∙拜修米特,在這好天氣、好地點、還搭上兀鷹叫聲當配樂…如此美的場景中,狀烈的犧牲了。
讓我們讚頌世界第一帥哥、歌頌他的風光偉業…完美的END…



——你以為只有這樣嗎? 

——噓、注意聽,。

「哥哥、哥哥!醒醒!」

什麼…?威斯特你就算叫本大爺也沒用的……

啪!清脆響亮,絲毫又不拖泥帶水的巴掌聲。

路德維希睨了倒在地上的兄長一眼:「也睡太死…」隨後拉拉方才差點被對方趴下的襯衫。

看來哥哥喝醉後還是不要碰的好。默默的在心底記上一筆,方才兄長大人壓著他嘴裡喊著「威斯特你不懂、你真的不懂」…現在回想起還真的很變態…果然是跟法蘭西斯他們相處太久了嗎?

事情是這樣的。

嗯、巧克力準備就緒,幸好在離開辦公室後不久就想起明天是情人節這回事而在店家即將關門的時候衝進去購買…不過出來時遇見從酒館離開、正踏上回家路途的哥哥他們真是失策!法蘭西斯一見自己就拋下肩上的基爾伯特迎面衝來…想當然爾是把這萬年發情的中年大叔痛扁了一頓,在這點路德維希是十分感激好友本田菊傳授自己東方的幾個招式——在抑制變態這點十分的有效。

「嗚啊、葛格被小路德拒絕了。」 「我已經有羅維了別過來。」 被痛扁的法蘭西斯摀著發疼的下顎朝笑的一臉人畜無害的損友幫二號成員撒嬌,而西班牙人只有把手擋在胸前制止對方撒嬌的擁抱並丟下一句話離開。

「小路德,噗醬就拜託你了」 在法蘭西斯淚流滿面拉著安東尼奧離開現場至不見人影後,路德維希很順手的接下處理爛醉如泥的兄長大人的工作…對方的重量對他來說不足以構成多大的問題,將哥哥的手繞過脖子、抓好腰,半背半扛的帶回家後,事情就發生了—— 也就是壓著他喊著「威斯特你不懂、你真的不懂然後一面把他的衣服扒開… 「算了,現在睡成這樣應該不會再來了吧。」結束回想,路德維希輕拍對方的臉,再次確認對方沒有危險性後將其扛起走到臥房後丟上床蓋好被子。 關上房門後他看了一下手錶,通常這時是他待在書房拿著啤酒配文學書籍的休閒時間。

「突然想喝啤酒了。」

這樣想著的他習慣性的走到櫥櫃前,當他摸上櫃子的門時,他視線透過玻璃發現裡面竟連一罐罐裝啤酒也沒有。

「嘖。」


※※


習慣是個很恐怖的東西。

路德維希並不是嗜酒如命的人,他現在出門買啤酒純粹只是因為睡前沒喝啤酒就覺得今天好像有什麼事沒做。

就好比寫作文,句子的結尾總是需要句號,對行事一版一眼的他來說,啤酒就等同那顆句點,沒喝到那就只能在床上翻來覆去、輾轉難眠。

喀啦。鋁罐落下的聲音凸顯四周的安靜。

路德維希自然也不想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候待在外面太久,不過正巧瞥見機器旁的回收桶而讓他萌生在原地喝完將垃圾丟在裡面的念頭。

二話不說拉開拉環一口飲盡,並不需要擔心會醉,他這個人天生就比較能適應酒精。

到頭來,還是沒能趕上關門時間啊。

在心中嘆氣,平常去的店的老闆總是能給他這位常客打折。

就在他將空罐子壓扁丟進回收桶後,第二件讓他胃痛的事情發生了。

正要往回家的路上走時,眼睛被突如其來的黑暗矇住,在他尚未反應過來時,鼻子被摻了某種藥劑的布料摀住,「該死!」他只來得及吐出幾句髒髒話,意識就被抽離。 

時間轉回現在。 路德維希雙手、腳都被麻繩綁著,要解開逃走的話還真的不容易。 在他第五次嘗試解開手上結繩時,聽見了開門的聲音。 

由金屬銹壞摩擦發出的尖銳聲響開始一直到被由遠而近的腳步聲取代,路德維希內心的警鈴愈來愈大聲。

「是誰?」他冷靜的道,現在他不明白對方究竟要對自己做什麼所以不太敢輕舉妄動。

可惜對方並沒有回答,反而是將他好不容易坐起的身子壓倒。

「痛、你做…唔嗯!」 你做什麼?但字尾尚未出來嘴唇就被堵住。

親吻並沒持續很久,因為路德維希趁著對方不注意用牙齒咬了伸進來的舌頭,力道不是很大,但也足以讓人吃痛的遠離他的嘴巴。

「你、到底…」

「嗚、路德,好痛喔。」 這聲音是…

「菲利!放開我!」

「嗚唄、我不要…」 面對路德維希的憤怒,菲利奇亞諾也只是吐吐舌頭,其餘什麼動作都沒有。

「為什麼把我綁起來?」

「怕路德打我…」

你也真有自知之明…

「再不放開我就真的打。」

「嗚、不要打我…好嘛…」

菲利奇亞諾不滿的噘起嘴,嘟噥著好可惜之類詞句替路德鬆綁,只不過…

「我叫你解開手,解開矇眼布有什麼用…」

遮著眼睛的黑色布條被抽起,這下子菲利可藉著些許光線看清路德維希朝他翻的白眼,看著對方,他笑了起來:「路德別這表情嘛,至少我可以看見路德的臉了啊。」

——說真的要不是手被綁住,不然他可真想伸手用力捏對方就算做錯事也笑得傻乎乎的臉。

這狹窄的空間並沒有開燈,在這樣一個黑的夜晚,說實話,不管有無矇眼都是一個樣啊啊啊啊啊啊!

「我可一點都不高興。」他皺起眉,十分不悅。

「Ve…」聽見對方一番話,菲利瞬間變了臉,雖然同樣笑著,但給人的感覺卻完全不同……

「那麼、」先前瞇著的雙眼現在開了一些,配合著彎起的嘴角,呈現出詭譎的笑容,他用快活的語氣說: 「我現在就讓路德開心吧。」 


※※


看著對方如此笑著,路德背脊也不由自主的發寒——或許是地板真的有點冷?他縮縮脖子。

「你是不是、唔…!」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想當然爾,不管做任何事都缺乏耐心的菲利奇亞諾怎可能放過對方說話的機會呢?

二話不說,趁著路德維希開口說話時將自己的唇貼上去,接觸剎那對方的一陣悶哼讓他興奮起來。

「嗯、唔嗯!」努力的晃著頭部想甩開對方,但不知怎的,那嘴就像吸盤似的牢牢貼著他,溼滑的舌頭當然是在其中肆虐,攪的他不止氣息,連思緒都開始亂了起來。

熱吻持續到雙方喘不過氣為止,雙方唇瓣分離時還牽出曖昧銀絲。

多虧路德維希平常就有鍛鍊的關係,過了幾秒後他就將呼吸調適的差不多,反觀趴在他胸前的菲利奇亞諾…

「呼、Ve、路德怎麼…」雙頰不比路德來的潮紅,方才的吻也是由自己開始,但…

「你體力也太差。」喘得跟什麼一樣。 路德微微喘著,憑良心說,菲利奇亞諾的吻技並不差,只是與平日就有在健身的他比起來說算是弱了點。

「不行,我不能被路德比下去!」至少在接吻這部分。我可是好好的跟法蘭西斯哥哥學過的!

菲利奇亞諾鼓著頰說完這句話後湊上前舔舐路德維希的耳垂,趴伏在對方胸前的手也開始動作。

「菲利,住手…」好不容易平復了些的呼吸這下子又開始紮亂了起來。

胸前突起被掌握在對方指間,恣意搓弄,配上耳側傳來的酥麻電流,好幾次讓他差點呻吟出聲。

「怎麼樣?」菲利奇亞諾抬起頭笑望,接著閉起眼,吻上路德緊抿的唇。

「嗯嗯…!」完了,他是來真的!不妙… 先前在胸前的逗弄著他的手,待他回過神時其中一隻已經滑過他的腹部,在下腹遊走,雖然動作不是非常明顯,但也大概能知道對方想做什麼。

「唔!」 不出菲利的預料,碰到敏感的地方路德總是會有惹人高興的反應。興致勃勃的將右手緩緩攀上對方的、經由方才挑逗而微微硬起的分身,並輕輕套弄。

「嗯、哈…」蜻蜓點水般,有意無意的觸碰反倒似乎能提高路德維希的敏感度。

原本乖乖貼在自己唇上的對方的嘴趁著他忍不住輕吟時,舌頭鑽了進去。 再怎麼避開,侵入的那方總是能輕易的勾到自己的舌頭,雙舌交纏之時來不及嚥下的唾液隨著喘息聲流出嘴與嘴的接縫。

「路德…好喜歡你。」

對方低沈的聲音啃蝕著他的理智、他的身體,漸漸的四周只剩下滴答水聲與散落一地的喘息。此時此刻,陷入深淵中,無法自拔。

「哈啊…」 菲利奇亞諾總是能碰觸到他的敏感點,蘇麻的電流不斷從被碰觸的地方竄入每個毛細孔。血液沸騰,不受控制的沈浸在對方的氣息中…高潮的點與對方在一起時總是容易攀達。

菲利奇亞諾用舌頭舔了舔路德維希昂起的分身,享用經由自己撫弄而溢出的蜜液。 呵呵。他輕輕的笑著。

「路德現在的表情好可愛喔!」他笑著說。

「你、別亂…唔嗯!」每當路德維希想要頂回幾句時菲利總是趁機逗弄他幾下,責備的話語就著麼換成呻吟。

「啊啊!」反抗完全無用的他吼出聲,「不…嗯、不要看…」自己的尊嚴瀕臨破碎,崩潰與高潮的點幾乎是在同一高度。

「路德…」握住對方熾熱的手稍稍用力,菲利低下頭,親吻對方泛著淚的眼角,「放心,你這表情只屬於我。」我不會把這樣的你交出去的。

心中那句話一落,在對方釋放的瞬間給予了溫柔的吻。

——情人節快樂。


※※


二月十四日,情人節。 不管大街還是小巷,路上隨便看隨便是甜蜜的小倆口。

在這甜膩的甜言蜜語及粉色泡泡混合成,名為愛的氛圍中,不遠處兩人的吵架聲顯得無比清晰。

「菲——利——奇——亞——諾!你這大笨蛋!」 

「嗚Ve、路德不要打我、你忘了我還有親戚住在柏林嗎?」

「住柏林又怎樣?我也不少親戚住在米蘭啊…嘖、那不是重點,給我站住!」

路德維希盡全力的追趕菲利奇亞諾,打死他也不願想起在這追逐戰之前所發生的事﹣﹣

清晨的低溫凍走了他的睡意,當睜開沈重如鉛的眼皮時,映入眼簾的是狹窄的天花板,剛轉醒的腦袋似乎還不怎麼瞭解現在情況。

「我怎麼…」揉揉發疼的額角喃喃,這時也突然發現自己的聲音有些沙啞。

就在反射性起身想察看四周時,腰部的劇烈酸痛讓他不得不再次躺平,與先前不同的是,他看見了躺在身旁的褐色腦袋。 「等等。」似乎是思出了什麼端倪,他皺了皺眉開始回憶。

記得昨天我帶著哥哥回家後又出來買啤酒… 「嗯…」旁邊的褐髮傢伙翻了個身,抱住自己的手臂。

「睡得這麼熟…」看對方熟睡的臉不禁伸出手想摸摸,但就在這個瞬間!

「慢著!」因為對方習慣裸睡的關係所以手接處到那個地方也已經不是一兩次的事了…不過為什麼自己下半身也感到一陣清涼——

「啊。」想起來了。

「啊啊啊!」幾乎是在幾秒之間,顧不得會吵醒對方,迅速抽回手臂、爬起身尋找褲子胡亂套上,站起身遠離睡眼惺忪爬起來詢問自己怎麼了的菲利奇亞諾。
「路德,早安Ve。」菲利揉了揉眼,嘴裡含糊得說著早餐想吃Pasta之類的話。

「路德?」

「你…」

艱難的吞了吞口水,卻發現有個莫名味道從氣管上升至鼻頭。

頓時感覺血液衝上頭頂、沸騰,他大喊,彷彿將內心的羞恥感一併排除:「你、菲利奇亞諾!!!」

那夜,在意識完全喪失之前的前幾秒,伴隨著令人沈醉的親吻與情色的吐息滑入喉嚨。 甜膩的巧克力味。


【END】

 

好啦我知道很爛不要打我(哭哭)這篇以時間來算的話算是第一個R文這樣,只是打時間的稍為久一些。

Posted by 櫻雪紀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open trackbacks list Trackbacks (0)

留言列表 (1)

Post Comment
  • 山喵
  • 很棒wwwww小義和路德激萌ww
  • 第一反應:是啊那可是大老婆跟二老婆
    第二反應:...山喵居然wwwwwwwwwwwww

    哎唷我害羞了(掩

    櫻雪紀 replied in 2012/03/04 17:47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other op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