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浪上的短打文

◆算是小小日常類型

◇這篇的靈感純粹是因為我在打太鼓達人時老弟玩我頭髮想到的Orz……

◆吶,有沒有人覺得糜爛大叔受很萌的?

◇其實我對日羅的愛比較大www我一直把白骨當作心中可逆CP的第一名啊(大心)


  艷陽高照,氣溫大概40度上下,但在這足以俯瞰整個村莊的小山丘上的樹蔭下,顯得不怎麼熱,反倒是清涼。
  
  「喂、我問你,你不是喜歡女人嗎?」如同以往的繃著臉,向後方問道。
  
  「欸~怎麼可能討厭呢~她們軟綿綿的很好摸啊,味道也很好聞啊,呵呵……」被問的人笑著回答,一邊陶醉一邊解釋。
  
  「那你就離我遠點,你很吵。」將目光重新移回書頁上,但心神早已被後方的人給搞得不知飛去哪了,他有些不耐的冷冷道,「既然你喜歡女人,那麼為什麼這時間你要跑來煩我?」說真的,他真的十分不喜他人在他休息時前來打攪,戰士的休息時間是很寶貴的!
  
  「嗯、唔……好吧我知道我對前方不遠處走過去的幾個美女有興趣」桐棕色的雙眼朝著遠方瞇了瞇,認真端詳,「嘛、不過我現在最想要的是跟你在一起!畢竟你出去那麼久昨天才回來,現在不好好把之前沒在一起的時間補回來我會不甘心的。」笑了開懷。
  
  「……」沉默。
  
  「嘿嘿嘿嘿嘿嘿。」傻笑。
  
  「……喂。」 
  
  「嗯?」 
  
  「你的手。」
  
  「我的手?」 
  
  「羅/馬,我告訴你多少次了?」 
  
  「阿哈?怎麼了?」
  
  突然,前方的人猛然站起身子,拿起厚重的書往他的臉上敲:「不、要、玩我的頭髮!」
  
  「噢!」被敲的羅/馬低吟,揉揉鼻子,委屈的說:「可是小日日的頭髮很好摸嘛……」啊、好痛,晚上可要去找希/臘寶貝拿個藥了。
  
  「你知道嗎,有時候對你我連髒話都懶得罵。」日/耳/曼的眉頭深鎖,微瞇的藍瞳充滿著不耐,但這表情並沒有持續很久,待某人的鼻子不痛後往上看時對方又回復平常樣子。
  
  「對了。」日/耳/曼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搓著下巴,「金髮,值錢嗎?」
  
  「某方面來說是很受人愛戴的……幹麻問這個?」羅/馬老實的回答,無意識的由下往上看,能夠發現對方隨著風飄揚的金髮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美得不禁奪去他人片刻的思緒。
  
  「等等、」但經過幾秒後發現不大對,羅/馬甩了甩自己的頭把剛剛當機的大腦搖醒,站起身抓住對方的肩膀:「你該不會想……?」
  
  「你之前不是也說過直的比捲的還賣得好嗎?」在他驚恐的褐色眸子下映出的是對方計謀得逞的微笑。
  
  美啊!他的小日日笑起來不知能迷倒多少人,可惜就是不喜歡笑啊!
  
  不過他現在笑起來挺讓人覺得……嗯……不太妙?
  
  --
  
  希/臘與埃/及正坐在神殿旁的階梯上聊著天,忽然淒厲的哀號聲插進了她倆的話裡。
  
  『哎唷!不可以啦!你不要啦,唔啊啊啊——』被拖行的男人朝著她們喊:『希/臘寶貝埃/及寶貝快幫我勸勸他啦、噗。』語畢後臉上多了個鞋印。
  
  「羅/馬大人?日/耳/曼大人?」希/臘上前想搞清楚狀況,。
  
  「我只是想剪個頭髮。」日/耳/曼說道。
  
  「不可以啦嗚嗚不要啦小日日的全部都是我的—噗。」 
  
  「誰准你把我的名字叫成這樣的?還有誰是你的?」
  
  「欸……欸?」看這兩大男人的互動,說阻止也不是,不阻止也不是,只好不知所措的愣在原地……
  
  不遠處,唯一沒有、也不想參與這場小鬧劇的人:「這兩人又要鬧多久呢?」埃/及托著下巴喃喃,金色的雙桐閃爍著。
   
  「真是長不大的孩子……」意味深長的、嘴角勾起了個美麗的弧度,「可是不管怎麼看就是不會膩,是吧?」
  
  「你覺得呢?古夫塔。」
  
  肚子裡的孩子輕輕踢了母親的肚子。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櫻雪紀 的頭像
櫻雪紀

流夜泠櫻

櫻雪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