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耀】園有桃

◇CP為極東兄弟,本田菊x王耀兄弟向

◆配合收錄於詩經中的魏何的園有桃寫文



  
  ——園有桃,其實之殽。心之憂矣,我歌且謠。 
  
  「哥?」坐在對方膝間的男孩疑惑抬頭望向突然吟起詩的少年。
  
  「沒事,突然想到的詩句……我還是說故事給你聽吧。」
  
  「繼續吧。」
  
  「菊不覺得無聊?」見男孩搖頭,少年便勾起嘴角繼續吟詩。
  
  ——不我知者,謂我士也驕。彼人是哉?子曰何其。 
  
  ——心之憂矣,其誰知之。其誰知之,蓋亦勿思。
  
  「哥的聲音唸詩很好聽。」
  
  「是這樣嗎……那這首詩的意思是——」
  
  「園地裡有桃樹,桃子可以充飢。 心中有著煩惱,我就如此唱出來。 」男孩凝望著眼前的桃林。
  
  聞言,王耀先是一愣,接著欣喜的摸了摸菊的黑髮:「菊你真是聰穎的孩子!」
  
  「接下來的換哥。」
  
  「換我是吧,那……」
  
  ——不認識我的人覺得我癡狂、他們說錯了嗎? 
  
  ——自己深感莫名,但心中仍然憂傷,誰會知道呢? 
  
  回憶的片段至此,本田菊閉上雙眼重整思緒。
  
  看似離地不遠但確無法觸及的那輪明月,照耀著。
  
  「誰會知道呢?真是自尋煩惱。」睜開混濁的黑瞳,他嘴角勾起,微笑,就像當時那樣。
  
  ——你曾是我最傾慕的大哥,但現在呢?
  
  「王耀啊,為什麼我現在最想做的就是把你的桃花源毀掉呢?」
  
  「菊、你瘋了嗎?」
  
  「我沒有瘋,不、應該說我不只瘋,還多了些狂。」
  
  白色的軍衣在月光下顯得身影飄渺。
  
  一切都像是夢。
  
  白色中綴著的不是血,是桃瓣。
  
  本田菊睨了眼地上那曾經被自己拚命追逐的兄長。
  
  「現在、我摸到你了呢。」他彎下腰,伸出手指觸碰對方的脖子。
  
  「我合格了嗎?哥。」
  
  ——園有棘,其實之食。心之憂矣,聊以行國。 
  
  園地裡有棗樹,棗子可以充飢。內心煩惱憂戚,只在園內蹣跚踱步。 
  
  ——不我知者,謂我士也罔極。彼人是哉?子曰何其。 
  
  不認識的人說我偏激,他們說錯了嗎? 
  
  ——心之憂矣,其誰知之。其誰知之,蓋亦勿思。
  
  別再獨自嘮叨,心中仍憂傷啊,誰會知道? 
  
  「誰會知道?忘了豈不更好。」
  
  王耀對著拉門外庭上的明月一口飲下清酒,他笑著拍拍對方的背。
  
  「王先生,請不要這樣。」被這麼一拍,本田菊口中的酒差點吐出來。
  
  「哎呀,菊就不用如此拘束了嘛、都自己家的人…」王耀一改昔日威嚴的模樣,蹭了蹭了本田菊的肩。
  
  「王先生,你醉了。」他閉著眼輕輕推開肩上的重量。
  
  但對方卻像是橡皮糖般的黏在他身上。
  
  「我不叫王先生,我是王耀…嗯、菊你應該要叫大哥才對啊。」酒醉的王耀笑著伸出軟綿綿的拳敲了下對方的頭,「說,我拿來的菊花酒好不好喝?」
  
  見對方毫無節操的模樣與文不對題的話語,本田菊皺著眉:「請不要開玩笑了,你醉了,應該去歇息。」
  
  這句話一落下,王耀的身體就像電池沒電的人偶般滑下本田菊的肩,嘴裡還喃喃道:「菊你總是…這麼的…令人掛心啊…」
  
  「又在胡說些什麼…」有些錯愕的看著自家兄長,他愣了一會。
  
  須臾,他笑了出來。
  
  「心之憂矣,其誰知之。」將對方的姿勢調整成仰躺姿,本田菊低下頭仔細端詳其睡著的模樣,特別是那俊美的臉,如今,被酒精渲染的有點殷紅。
  
  「其誰知之,蓋亦勿思。」低頭,親吻對方的臉頰,「你的酒很好喝,謝謝……哥哥。」



很渣的短篇文,對不起(土下座
配著詩跟亞細亞BL(?)的文我是第一次寫這樣,
希望讀起來有韻律感(??
 
最後附上一張10分鐘的阿勇落書=w=
起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櫻雪紀 的頭像
櫻雪紀

流夜泠櫻

櫻雪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