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配對向為俄/羅/斯 x 立/陶/宛

◆後續文章可能有All x 立傾向

◇學園半架空有、角色愛稱有(俄/羅/斯 →伊凡)

流水帳有(ㄎ

◇以上接受不能者請點上一頁或是紅"X"關閉此頁面

 

 

 

托里斯走出教室門時,放在口袋的手機響了。

 

從口袋掏出並按下按鍵:「簡訊?」他疑惑的偏著頭,按下按鍵打開訊息。

 

『頂樓等你,不來燒了你家。』

 

這是娜塔利亞學妹發的訊息。雖然意思很清楚的表達出來,但托里斯還是花了些時間消化。

 

「學妹啊…」托里斯嚥下一口口水,用顫抖的手將手機按鍵鎖好、放回口袋後用力拍拍自己有些痲痹的臉頰。

 

「在屋頂…記得最近女生都喜歡在屋頂…對、應該是這樣吧。」

 

瞪大雙眼,他將身子面向牆壁試圖冷靜一下,內心那澎湃的喜悅正侵蝕著他的理智。

 

他甚至想吶喊:「娜塔妹妹要跟我告白了!!!」

 

……不,你想多了。

 

就連筆者也無法壓住情緒高昂的托里斯,托里斯用雙手用力抹臉後抬起腳,奔上樓梯,速度好比灰狼。

 

「燒了我家…好可愛的表達方式。」輕快的步伐踩在樓梯上,看他開心的像是田地大豐收的農夫。

 

「那是對我抱著無比熱情的意思吧!」

 

——不,你真的想多了。

 

 碰!的一聲,有些生鏽的頂樓的鐵門被他推開。

 

不出所料,擁有W學園冰山美人之稱號的少女正站在欄杆旁,面對著樓梯口、面對著托里斯。

 

「娜塔學妹,我來了。」托里斯拉了拉有些皺摺的背心,整理下儀容後朝娜塔利亞走進。

 

「你終於來了,那我們可以開始了。」娜塔利亞嘴角勾起了個不起眼的弧度——或許根本沒有——拿出手機晃了晃:「遲到兩分鐘。」

 

「不好意思,我花了些時間重整思緒。」托里斯不好意思的笑著,暗自慶幸還好有事前把情緒發洩完,不然根本無法想像自己現在的表情是如何。

 

「嗯。」娜塔利亞應了聲,撥了下自己被風吹亂的頭髮,「切入正題。」睨著一旁風景的雙眼現在轉了過來,直視托里斯的眼…這讓托里斯的心跳漏了一拍。

 

「叫你來這裡,是有事想拜託你。」娜塔利亞眨了下眼睛,薄唇微微勾起、撥開刺著脖子的長髮道。

 

 

§

 


 

「只要是娜塔妹妹的要求,我都會盡全力做到…盡全力…對、為了娜塔妹妹的笑容…」托里斯瞪著手中的筆記本喃喃。

 

這時有人提著杯咖啡拍了拍正散發陰氣的托里斯:「托里斯、你…」愛德華望著對方,眼中盡是擔憂。

 

「就算是假日也不可以熬夜啊……什麼科筆記讓你背得這麼痛苦?」

 

--愛德華,17歲,就學中,是為校內數一數二的優等生,目前與托里斯、萊維斯同住一間宿舍中。

 

--無論身高還是長相都符合校內女生心中的好男友標準,但是因為只對電腦有興趣的關係所以到現在還沒有女朋友。

 

「愛德。」被拍之後總算是回過神的托里斯尷尬的回望對方:「不、既然是我自己答應的,我就要好好做。」

 

「你?答應誰?答應什麼?」愛德華顯然完全無法進入狀況。

 

「娜塔妹妹,答應她在30號以前替她盯著她哥哥。」筆記本上明確的寫著目標與行程表。

 

「這樣嗎,」優等生啜了口咖啡,把滑下的眼鏡推回去:「不過我想這點並不需要操心…因為伊凡那傢伙不是怕她怕得要死?」

 

「是沒錯啦…但娜塔妹妹說這次他會暗中觀察,必要時再出動。」

 

聞言,愛德華輕笑,聳了聳肩:「你這樣搞的自己像是特務、保鏢似的。」還以為這種秘密身份對他這平凡高中生來說簡直只能在電影上看到。

 

「沒關係的,這都是為了娜塔利亞。」在對方嘆氣,拍自己肩的同時,托里斯用認真無比的眼神回望。

 

「娜塔利亞、娜塔利亞…都是娜塔利亞…難道你真的這麼愛她嗎、哥?」閃爍著精明的藍色瞳孔轉了圈,仔細打量對方。

 

「打從第一眼見到她我就深深的迷戀她。」

 

--就算有時候兇了點,但那是娜塔利亞的害羞表現…還有拿著刀什麼的,應該是想學做菜給親夫或是哥哥吃……

 

「她很可愛、真的。」

 

「我看你根本中了她的蠱…」自家大哥什麼地方不固執,偏偏在娜塔利亞身上固執:「不行,我覺得再不阻止你,你就會說出『我甚至甘願被她剁四肢、分屍。』這番話了!」

 

「我甚至甘願被她剁四肢、分屍。」從褐色的瞳孔中就可看見主人燃燒中的靈魂。

 

「大哥。」你是被虐狂嗎?

 

「我開玩笑的,娜塔利亞才不會這樣粗暴。」

 

兩人互相凝視許久,最後是愛德華受不了對方放射娜塔狂熱射線而將咖啡放著,丟下「明天考試,我去睡了。」一句話離開,留下一臉莫名的托里斯。

 

--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托里斯茫然的想著。

 

 


 

我知道很短,但這也沒辦法啊是不是?(被打

(5/13文章已加長)

反正就日日更嘛,您說是不是啊、呵呵。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流夜泠櫻

櫻雪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