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配對向為俄/羅/斯 x 立/陶/宛

◆後續文章可能有All x 立傾向

◇學園半架空有、角色愛稱有(俄/羅/斯 →伊凡)

流水帳有(ㄎ

◇以上接受不能者請點上一頁或是紅"X"關閉此頁面


 

 

 

「伊凡啊……那個伊凡啊……」托里斯躲在牆角後,伸出半顆頭盯著不遠處一點鐘方向、行走中的伊凡布拉金斯基。

 

——現在是午休時間。

 

雖說已經答應,但實際上做起來發現還挺困難的……跟蹤這號校園危險人物的風險頗大,要是被發現,那下場可是無法想像的恐怖。

 

「雖然小時候玩在一起……」

 

但也有好一陣子沒聯絡了,想想自己為了就學方便而搬去跟親戚住,一直到伊凡學期末轉學進來,起碼也有七年之久。

 

「叫我監視他,是要我遠觀還是近看呢?」托里斯閉起雙眼,嘆了口氣,這種偷偷摸摸的事情還真讓他不舒服。

 

「你在做什麼?」

 

「看也知道我在監視伊……伊凡布拉金斯基同學!」

 

「托里斯你幹嘛一副看到怪物的模樣?」伊凡眨了眨眼睛,「你說你在監視?」

 

「不、什麼都沒有!我我我很好!」怎麼回事,我明明看他往販賣部的方向走啊……

 

「你剛不是才經過這邊,怎麼又回來了?」勉強保持笑容,希望對方不要起疑才好。

 

「我?我啊、我本來想去買東西吃的,可是我還不太熟這環境吶。」伊凡笑著,「還是說托里斯你要帶我去?看你好像想跟我走的樣子。」

 

「呃、不,沒有……」被對方突然逼近的臉嚇到,在拒絕的同時想起與娜塔莉亞的約定,連忙改口:「啊!不是!我我我……我跟你走。」暗自在心中嘖了一聲,一把拉起伊凡往樓梯間拖。

 

雖然這樣就能光明正大的監視了,但……這傢伙不好搞定啊!

 

「托里斯你這樣拉我的手我會不好走呢……」比對方足足高兩顆頭的伊凡嘆了口氣,在對方發現、並把手放開之後,拉開笑容反手抓住托里斯。

 

--「要拉也是我拉吧!」

 

「什、什麼……唔啊!」

 

被突如其來的力道拉得往前踉蹌幾步後才反應過來。

 

--跟著對方的速度,穿過再熟悉不過的走廊,托里斯望著對方的背影,似乎想起了什麼。

 

--腦中開始轉動的思緒,究竟是什麼?隱隱約約的聽見記憶時針轉動的滴答聲。

 

 

§

 

 


不是說不知道路嗎……

 

托里斯啃著買來的三明治,不時瞄向身旁邊嚼著炸包子邊撫摸向日葵花苗的的大塊頭。

 

「吶、托里斯。」那人背對著他,輕聲喚道。

 

「怎麼了嗎?」

 

「你還記得,你搬走之前的事嗎?」

 

聞言,托里斯的神情暗了下來,尷尬的往旁邊看。

 

「怎麼突然說這個…」

 

好幾年前的事了吧。

 

——那時候……記得是下著雪的寒冬。

 

「伊凡?」稚嫩的童音從男孩背後傳出。

 

「啊、是托里斯!」男孩轉過身,發現來人是自己的朋友,便開心的走上前:「今天也是出來買東西嗎?不過感覺有點少……」好奇的望著對方手中提著的紙袋。

 

「剛剛我看到一群人從這個方向跑走,怎麼回事?」托里斯皺著眉,眼睛直盯著對方,銳利的仿佛能把人穿出洞來。

 

「喔、他們哪,不過是一群膽小鬼罷了。」伊凡搔了搔臉,「跑過來說什麼要給我好看,結果跑走了。」

 

「你打架了?」

 

「一下下而已。」

 

「為什麼要打架?不是說不喜歡暴力的嗎?受傷、流血什麼的……」看著對方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托里斯伸手抓住對方肩膀。

 

「托里斯,我不過是打了一架,是他們先來挑釁的。」伊凡微笑,拍拍抓著自己肩膀的手。

 

「喜歡和平是沒錯,可是總會有違背理念的傢伙在,不立即發現並剷除的話不就代表認同他們了嗎?」

 

托里斯一愣,面對伊凡一如往常的笑容此時他卻覺得十分恐懼,背脊發涼,那些話不應是這年紀會說的。

 

「不可以!」最後他只能更加用力的按住對方肩膀,「打架是不對的。」

 

「托里斯,你真的很固執呢。」

 

伊凡垂下眼簾,嘆氣,「這樣是會被欺負的唷,如果學不會反擊的話。」

 

「像你這樣生活在幸福家庭的你是不會懂的喔。」

 

「不要再說了……」托里斯下意識的垂下手臂握拳。

 

「你根本不知道被壓榨的感覺。」

 

——接下來發生的事托里斯想不起來了。

 

——跟伊凡吵架?又或者是離開現場?

 

他不確定,因為那塊記憶只要觸碰,胸口就會像是被補獸夾夾住般,突如其來的疼痛感席捲神經。

 

——唯一記起的,就是自己連道別的話都沒說,隔天就直接離開小鎮,再也沒回來。

 

 

§

 

 

「……你覺得呢?托里斯?」

 

待對方又喚了一次他的名字,不小心陷於回憶中的托里斯才回過神:「咦?呃、我……抱歉我沒注意聽。」

 

「我是沒關係啦,倒是托里斯你喜歡吃包裝紙?」伊凡伸手拉了拉被托里斯含進去半截的包裝紙。

 

「!」

 

「看在你這麼努力娛樂我的份上我就原諒你吧。」津津有味的品嚐對方驚恐別過頭、把包裝紙吐出來的模樣,「我只是想問你,要不要當我的朋友?」眯起眼睛、漾起無邪的笑靨。

 

「什麼?」我沒聽錯吧?

 

「想說都七年沒見了,不如現在重新在一起,像以前那樣做好朋友。」

 

這傢伙……變了?

 

印象中,那個還是小孩的他總是開口閉口要人當自己小弟,現在這樣如此誠懇拜托是難得一見的。

 

「不行嗎?」

 

「當、當然可以、沒什麼好拒絕的。」是啊、人都會變的,小時候不懂事做出的事不應那麼認真。

 

從前看到這人在笑的時候通常背脊會莫名發涼,現在自身什麼事都沒有應該是……

 

聽到肯定答覆,伊凡高興的捧著臉:「好棒!」

 

『其實若撇開他平時就有的威壓,這人還算滿可愛的。』

 

托里斯抱膝撐頰看著眼前跟花苗開心說話的男子想著,『果然沒變。』不自覺勾起微笑,心中對這人的芥蒂似乎消失……

 

「好棒!這樣我又多了一個僕人了!」

 

——šūdas!

 

 


 

大家好,我來更新囉!第一篇的文也加長了,記得過去看喏❤(別放怪表情

既然小露出現了那麼事件也應該要發生囉❤❤

然後剛剛發生了更文悲劇,我錯刪文了啊啊啊啊啊啊

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人家人家不太會用Pixnet搞不懂文章發表功能啊啊啊!!!!(逃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櫻雪紀 的頭像
櫻雪紀

流夜泠櫻

櫻雪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