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配對向為俄/羅/斯 x 立/陶/宛

◆後續文章可能有All x 立傾向

◇學園半架空有、角色愛稱有(俄/羅/斯 →伊凡)

流水帳有(ㄎ

◇以上接受不能者請點上一頁或是紅"X"關閉此頁面

 

 

——托里斯,早安。

 

——嗯、早安。

 

 

 

計劃執行經過一週,雖然他為了任務而必須時時跟在伊凡‧布拉金斯基旁邊,但就由現在的情勢來看,似乎毋須這麼麻煩,因為——

 

「托里斯~」

 

「——噗!」在他還未反應過來時、背後突如其來的撞擊令他差點把咖啡吐出來,靠在窗邊的身子也險些摔出去……幸好肇事者及時把人拉回來。

 

「托里斯我跟你說喔~」不知道是不是因陽光太亮的關係,伊凡的笑容似乎比之前所見更加燦爛……

 

——事情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急躁的腳步聲在走廊間迴響,褐髮男子仿佛忘記宿舍有著『禁止奔跑』的規定似的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奔跑著。

 

尾隨轉動門把、開門、門板敲上牆壁的聲音的是一聲大吼:「托里斯!」

 

「咿——」即使喊的如此大聲,愛德華期望所見的人卻沒出來,反倒是看見跌坐在地的少年。

 

「萊維斯,大哥呢?」

 

「他、他還沒回來……」身形嬌小的少年眨了眨不小心嚇出淚來的眼睛,看著面前靠著門板坐下來的人:「愛德華、你還好嗎?」

 

「沒事,只是太久沒跑這麼快了。」推了推下滑的眼鏡,愛德華脫下身上的外套,抬頭呼了一口氣。

 

「知道布拉金斯基嗎?」他說。

 

布拉金斯基?萊維斯偏頭翻找風塵已久的從前記憶。

 

「那個不是……」他試探性的緩緩道:「曾經流傳於校內的別校危險人物嗎?」雖然自己待在國中部,但這類型的校際新聞也不是不會知道。

 

「對,現在我要說的就是這個、唔哦——」

 

就在愛德華好不容易調整好呼吸並坐直、準備開口進入主題時,門外的腳步聲由遠而近。

 

接著是尾隨門把轉動、開門,與門板撞上牆壁及愛德華的慘叫合音的一聲:「愛德華!」

 

「咿——」

 

「萊維斯?」托里斯四周張望,不見要找的人,反倒是發現在地上發抖的萊維斯,「啊、對,你放假。」

 

將人從地上扶起來後,想起這小孩容易嚇到的關係便放輕音量:「愛德華呢?」

 

『這兩個哥哥平時人雖然好,脾氣也不錯,但就是情緒激動時總是嚇到人。』萊維斯露出苦笑想著,接著指了指門旁:「那邊。」

 

托里斯順著對方的手指方向望去,果不其然看到了趴伏在地上的愛德華。

 

「愛德?」你怎麼不好好坐在椅子上?

 

聽到自己的名字,愛德華抽蓄幾下,摀著後頭爬起來,「大哥,請你以後開門注意一下力道好嗎?」在離自己不遠處的地上摸回自己的眼鏡,戴上後無奈的道。

 

「對不起。」看著對方衣衫不整、戴著鏡片碎裂的眼鏡,優等生被自己搞的如此狼狽,托里斯愧疚的獻上誠懇的道歉。

 

 

§

 

 

——托里斯,你喜歡你的家人嗎?

 

——喜歡啊!

 

 

「所以現在是要說什麼呢?」萊維斯喝了一口熱可可……要不是托里斯在,他可能會弄些有大人味道的蛋酒來喝。

 

「我們要搬去伊凡家了。」愛德華推了下剛剛換上的備用眼鏡008號,這是他忐忑時會做的習慣動作。

 

之所以會怕伊凡是有原因的,不久前,大約快放暑假的時候,鄰近縣市的S校傳出暴力事件。

 

——某S生在放學時間聽見垃圾場傳來一陣躁動與叫聲,稍稍從二樓探出頭想看清楚是怎麼回事,接著發現校內知名的不良學生被一名不知道幾班的同學打倒在地。

 

「你們不是要陪我玩嗎?」那位同學手上拿著的,是沾了血水的水管,他踢了踢趴臥在地上的人,語氣帶著戲謔。

 

——後來這件事很快的流傳開來,圍著圍巾手拿水管的同學將校內三流氓打成重傷進加護病房。恰巧三人家族有勢,讓那位同學留級並轉校。

 

「咦?不能不要嗎?」

 

「不行的,除非你想在學校過的不安寧。」愛德華不留情的戳破對方希望,「而且我們房東也說我們這間方要收走。這是被逼的。」

 

萊維斯沈默幾㫾,道:「……跟那個大傢伙在一起我們一定會變成他底下摧殘的奴僕。」

 

「之前在路上看過,他給人的感覺十分不舒服,感覺就像是那種會把人關起來然後——」

 

「你這樣把心裡想的跟嘴巴要說的對調很危險。」對於那些完全不像有著天真面孔的人所說的話,愛德華只是嘆口氣:「我只能先祈求天主保佑……」

 

「咦?我又犯了嗎?」

 

「唉、不忍說你。」戳了下對方額頭,愛德華看向從坐下來就一語不發的托里斯,「在想什麼?」

 

「我只是想,伊凡他或許並不是我們想像中的那樣。」搔了搔頰,托里斯苦哈哈的說:「雖然以前見識過,傳聞也聽過,但我卻不覺得他給討厭。」

 

「人……總會變的對吧?哈哈。」最後還不忘乾笑幾聲緩和尷尬的氣氛——看著面前一臉驚恐、一副『你瘋了嗎?』表情的兩人,自己不自覺的也跟著緊張起來。

 

「大哥,我慎重的跟你說,就算你住進去,還是無法夜襲娜塔利亞的。」

 

「什麼夜襲!」

 

「伊凡先生他完全不想跟他妹妹住,這點令娜塔利亞感到哀傷,然後這時,你這哥哥的好朋友進入住的話,你有想過她會怎麼想嗎?」

 

「呃、我……」

 

「大哥,你還是改掉喜歡他的想法吧,不然你這娜塔被虐狂會很慘吶。」萊維斯一旁點頭附和道。

 

「雖然萊維斯又管不住他的嘴了,不過他說的沒錯。」

 

「愛德華、萊維斯,你們究竟?」兩人的眼神仿佛要把他穿過般,令他不知所措。

 

「我跟愛德華是想糾正你的想法,大哥,就多方面來說你就跟賢妻沒兩樣,你一定會被吃乾抹淨的。」

 

「萊維斯!」

 


 

Yooooo大家來更文

我好喜歡萊維斯///

人家只有17歲真的超可愛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流夜泠櫻

櫻雪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