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知道,你是個自大狂妄的人。

大家也知道,你是個有能力的強者。

但是他們不知道,你根本無法一個人。

就連你也是,同樣的無知。

 





隱藏在這鏡片後的,不過是未曾成長的靈魂,懦弱的、脆弱的。



英雄,這是你最喜歡的名詞。



但是,拿下眼鏡吧。

你會發現世界並不是你想的那樣,並不是被你掌握的。



還記得他對你說的每句話嗎?

不、不記得,因為你把他當作自己的一部分。

你認為他會永遠跟你在一起。



「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啊,別哭了。」



你腦中的他對你說出這句話,你哭的更大聲了。



雨天。

雨天是你最討厭的天氣。

現在更討厭了,對吧?



從那天開始你就無法原諒自己。



「我…」

你。

「對不起。」

是啊、對不起。



但是、這又如何呢?



你明明知道的。



「雖然這樣說,你也不會回來了。」

是啊、再也不會。



「馬修。」

你不停唸著亡者的名字、在雨中、在絕望中。



「馬修…」



尾音殘響。雨聲漸強。

它將你的哭喊與懦弱的身軀蓋住。



「對不起。」

雖然你知道他會笑著說沒關係。



「對不起…」

即使你知道他再也不會回你。大家都知道,你是個自大狂妄的人。

大家也知道,你是個有能力的強者。

但是他們不知道,你根本無法一個人。

就連你也是,同樣的無知。



隱藏在這鏡片後的,不過是未曾成長的靈魂,懦弱的、脆弱的。



英雄,這是你最喜歡的名詞。



但是,拿下眼鏡吧。

你會發現世界並不是你想的那樣,並不是被你掌握的。



還記得他對你說的每句話嗎?

不、不記得,因為你把他當作自己的一部分。

你認為他會永遠跟你在一起。



「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啊,別哭了。」



你腦中的他對你說出這句話,你哭的更大聲了。



雨天。

雨天是你最討厭的天氣。

現在更討厭了,對吧?



從那天開始你就無法原諒自己。



「我…」

你。

「對不起。」

是啊、對不起。



但是、這又如何呢?



你明明知道的。



「雖然這樣說,你也不會回來了。」

是啊、再也不會。



「馬修。」

你不停唸著亡者的名字、在雨中、在絕望中。



「馬修…」



尾音殘響。雨聲漸強。

它將你的哭喊與懦弱的身軀蓋住。



「對不起。」

雖然你知道他會笑著說沒關係。



「對不起…」

即使你知道他再也不會回你。

 


 

隨便惹ㄅ,把以前的文丟上來OUO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櫻雪紀 的頭像
櫻雪紀

流夜泠櫻

櫻雪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